推行“师办师管” 激活一池春水 ——兵团推进教育体制改革纪实

2019年04月29日 13:06   来源:兵团日报

  核心阅读:2017年,针对团场教育长期存在的体量小、资源调配难度大、人力财力受限等问题,以及团场深化改革需要的实际,兵团党委决定实施团场学校办学管理体制改革,即由“团办团管”改为“师办师管”。2018年完成改革后,兵团221所团场学校编制人员管理、经费和资产、学校土地、建筑、设施设备等,全部一次性整体移交师市统一管理,形成了团场学校“师办师管”的办学体制和管理体制新格局。

三师四十九团中学学生在上地理课(资料图片)。

六师五家渠市学生在该师市青少年运动会短跑比赛中奋力奔跑(资料图片)。

  三师红旗农场学校学生在踢足球(资料图片)。

   

  天山网讯 “2019年元旦前夕,我意外领到一笔奖金。这笔奖金是补发的2017年度绩效考核奖。这是我当教师27年来第一次领到绩效考核奖奖金。”4月13日,三师图木舒克市四十四团中学教师刘春英高兴地说。同刘春英一样,三师各团场学校的教师都领到了这笔由三师补发的奖金。

  这份意外惊喜,得益于兵团党委实施推进的一项重大教育管理体制改革。2017年,兵团党委决定实施团场学校办学管理体制改革,即由“团办团管”改为“师办师管”。2018年完成改革后,兵团221所团场学校编制人员管理、经费和资产、学校土地、建筑、设施设备等,全部一次性整体移交师市统一管理,形成了团场学校“师办师管”的办学体制和管理体制新格局。

  团场学校教师待遇不断提高

  “改革前,绩效考核奖、精神文明奖、综合治理奖等一次性综合性奖金,团场学校教师一直都没有享受到。”三师图木舒克市教育局局长刘玉成说,“过去,团场学校由‘团办团管’,发不发奖金由团场说了算,团场教师没能享受到这些一次性奖金。”

  这也是刘春英从教27年都没有领过绩效考核奖奖金的原因。过去,由于体制原因,团场学校教师享受不到师属学校教师的待遇政策,收入也低于公务员,有的团场差距还不小。

  改革后,团场学校经费、资产上划师市,团场学校纳入师级预算单位,年度教育经费按照部门预算管理。团场学校教师绩效考核奖、精神文明奖、综合治理奖等一次性综合性奖金纳入财政保障,与当地公务员实行同等标准,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由8%提高到12%等措施逐步得到落实。

  2018年,三师图木舒克市党委一次性由财政拿出6000多万元,为全师团场学校教师补发2017年度绩效考核奖等一次性奖金。

  “这对团场教师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刘玉成说,“待遇的提高,对留住教师、稳定教师队伍,以及引进教师都十分有帮助。”谈到改革后教师队伍的稳定,团场学校校长们喜上眉梢。三师五十三团第一小学校长周帅群表示,奖金多了,待遇好了,教师获得感大大增强,激发了教师的积极性和工作热情,过去打算离开团场的教师也表示愿意留下来,这对学校未来发展意义重大。

  除了待遇得到提高外,更让团场学校教师们高兴的是,“团办团管”时遇到的教师职称评审和聘任兑现的难题也得到了破解。过去,教师评上了职称,一些团场不积极兑现,不给予岗位聘任,导致不少教师正常的职称晋升停滞不前。一些教师因此有些怨言,影响了工作积极性,有的教师甚至选择离开,教师队伍稳定性受到冲击。

  改革后,职称评审权归口到师市,这给解决团场学校教师遗留下来的职称晋升问题创造了有利条件。各师市教育局对团场教师职称晋升实行“应评尽评,应升尽升,应聘尽聘”,不再受岗位数量限制。这一事关教师切身利益的遗留问题一次性得到解决。

  “改革后,我们学校32名教师的职称聘任问题得到了解决。”四十四团中学校长蒋建峰欣慰地说,“同时,我校还有28名教师已评定职称,正在兑现聘任中。一次性解决这么多教师的职称待遇问题,这在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三师图木舒克市教育局教研室主任黄泽军表示,改革后,该师市共解决了378名团场学校教师的职称聘任问题。这些教师的权益得到保障,获得感大大增强。

  教育管理体制逐渐理顺

  “2018年9月,我从六师芳草湖农场学校交流到新建成五家渠第三中学任教。新学校各方面条件很好,我很有信心干好教学工作。”六师五家渠第三中学教师夏丽娟说。

  六师五家渠市完成团场学校“师管师办”工作后,教师从“学校人”转为了“系统人”,加大了各学校教师交流力度,均衡了教学资源。

  过去,团场学校教师调配师市教育局说不上话。因为团场学校教师的编制在团里,团里同意后才能办理调动手续。改革后,团场学校人事权归口师市教育局,哪所学校需要教师,师市教育局可直接调整。

  不仅是教师调配,团场学校的领导任命和调整也顺畅了。过去,团场学校领导调整要通过师市人社局、组织部、编办等部门审批,程序复杂,耗时长。现在,师市教育局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和学校管理需要对团场学校领导进行调整。

  “过去,对一些工作不力的学校领导进行调整,首先得团场同意,不同意的话,教育局是‘动不了’的。”刘玉成说,“现在情况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一旦确认其不胜任岗位工作,师市教育局立刻就可以作出相应调整。”

  改革后,为增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管理力量,六师五家渠市教育局决定将一〇五团学校党支部书记张国华调整到北塔山牧场学校担任党支部书记。张国华把先进的教学理念带到了这所边境学校。

  随着一批校领导、教师的交流、调整,六师五家渠市的教育资源、管理力量、师资力量进一步均衡,教育教学质量得到全面提升,促进了该师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教育资源使用效率不断提高

  “改革后,学校单独核算,有了自己的账户,按照预算制管理,学校可以按照预算支配学校经费。”六师五家渠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过去,学校经费管理权归口团场,学校没有自主权,每花一分钱,也需要向团场打报告。”

  改革前,师市下拨到团场学校的经费,金额有多少,包括哪些项目等,如果团场不告诉学校,学校则无从知晓。为此,团场挪用、挤占或闲置学校经费的现象时有发生,导致钱不能用在学校改革发展的刀刃上。改革后,学校经费直接打入学校账户,实现了教育经费真正用在教育上的目标。杨书丽说,这不仅能充分发挥资金使用效率,原来那本“糊涂账”也不再有了,团场“批一分才能花一分”的历史一去不复返。

  团场学校“师办师管”后,团场学校经费直接拨付到学校,由于详细了解资金的数额和项目用途,学校便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资金使用规划。

  “改革后,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得到落实,学校可以有自己的规划、预算。”北塔山牧场学校党支部书记张国华激动地说,“稀里糊涂当校长的日子成为历史了。”过去,有的团场学校计算机富余,闲置不用也没办法调配到其他急需的学校去。改革后,全师市各学校物资的配置和使用由师市教育局统一调配,实现了资源均衡使用,使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大为受益。

  黄泽军说,2018年,三师图木舒克市教育局将个别团场学校剩余的“班班通”等多媒体设备调配到设备不足的学校,实现了资源均衡。一系列调整举措的实施,既避免了物资闲置和浪费,又缩小了全师中小学校际间教育资源的差异。

  过去,团场学校“团办团管”的时候,团场学校要承担一些与教育教学无关的任务。如今,团场学校“师管师办”后,团场不能直接给学校安排这些与教育教学无关的工作和任务了。干扰消除后,全师形成了教职工全身心致力于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的喜人局面。

  “过去,补齐团场学校‘短板’很难,很多措施和想法难落地。现在好了,改革后全师真正做到‘一盘棋’。班子薄弱的,加快调整;教师队伍弱的,派骨干教师充实。教育资源全师共享,根据实际需要进行调配。”刘玉成兴奋地说,“改革后,‘顽瘴痼疾’得以消除,三师图木舒克市教育发展迈出了新的步伐,开启了新的征程,迎来了新的机遇。”

  截至目前,兵团14个师(市)221所团场学校的办学和管理体制,都实现了由“团办团管”改为“师办师管”的目标,都发生了喜人的变化。团场学校“师办师管”,不仅给全兵团基础教育改革带来了无限活力,也极大地促进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为培养更多新时代“戍边人”奠定了坚实基础。(蒋夫尔 多明忠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王东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