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田中的温暖

2020年05月26日 12:33   来源:兵团日报

  进入5月,棉田里,一行行刚出的棉苗渐渐显出绿意来。傍晚时分,忙碌了一天的十三师红星四场职工揉着酸疼的腰背,在茶余饭后的闲谈中,消遣闲暇时光。七连退休职工胡马西·黑孜却没有那么惬意,愁容布满了老人的脸。

  “老头子,吃饭了!”

  “嗯!”胡马西·黑孜哼了一声,又勾着头抽烟了。已是晚饭时间,他却没什么胃口。今年4月份新播的棉花被一场大风给卷跑了,后面本想重播,儿子卡娃提·胡马西高血压病犯了,在医院住了十几天才出院。这两天胡马西·黑孜本想重播棉花,结果儿子又犯了病,这下可咋办!他心里烦乱着呢。

  “哎呦!”灼痛感让胡马西·黑孜回到了现实,一根纸烟已经烧到了手指。他扔掉了纸烟,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微颤着手指准备拨通邻居李玉红的电话,却犹豫了。

  自从去年卡娃提·胡马西分到了40亩棉花地,李玉红一直在帮忙,今年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麻烦人家了。胡马西·黑孜拨通了连队党支部副书记、连管会指导员胡志的电话。

  “喂,胡马西大叔,你有什么事?”胡志问道。“明天家里要播种棉花,可是没有人了。”老人有些沮丧地说,“儿子又病了,家里就剩我一个能干活的……”“您别急,不就是缺人么!”胡志说,“我们帮你找!”

  第二天8时,在七连的棉花地里,来了几名党员,其中就有李玉红夫妇。胡马西·黑孜驾驶着三轮电动车,拉着一车薄膜、滴灌带和棉种过来了。

  “叔,家里有事也不说一声,要不是连队打电话,我们还不知道呢,下次不能这样了。”李玉红嗔怪地对胡马西·黑孜说。“哎,哎!”胡马西·黑孜憨厚地笑着。

  播种机轰鸣着开进地里,播种正式开始了。男人们将薄膜和滴灌带扛上了播种机,将棉种倒入播种箱里,女人们则将薄膜扽展,随后四五个人两脚踩着滴灌带,站在薄膜上。

  “好了,走!”随着一声喊,拖拉机带着播种机“轰隆隆”地向前走,人们分成两拨,跟车的跟车,盖土的盖土。男人们自然是跟车,女人们开始扬着铁锹在地头盖土。

  李玉红围着白头巾,戴着白口罩,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挥动着铁锹盖土。一会儿,播种机裹挟着尘土,经过安装滴灌带的人们,慢悠悠地过来了,人们又开始忙碌起来。胡马西·黑孜也挥舞着铁锹在地头盖着薄膜。一直忙到12时多,40亩地棉花全部播完了。

  “来来,坐下来喝点奶茶!”胡马西·黑孜对结束了劳作的党员们说。“走了走了,还有一块地等着播呢!”大家扛着铁锹准备走。“喝点水再走嘛!”胡马西·黑孜说着,将一瓶瓶饮料递到人们手中。

  “播完了,要赶快滴水,早上要滴,晚上也要滴。”李玉红叮嘱道。

  像这样帮助群众的事,李玉红已经做了很多。去年,卡娃提·胡马西的地和李玉红连在了一起,两家成了邻居。热心肠的李玉红有事没事总要到卡娃提·胡马西的地里转转,“草该拔了!药该打了!头该掐了……”她总是操着心,一遍又一遍督促着卡娃提·胡马西。其实,李玉红自己还管理着100余亩棉花地,时常忙得不可开交。“也许是性格使然吧,我这人看见别人有困难,就想帮一帮!”李玉红说。在她的帮助下,卡娃提·胡马西的40亩棉花,亩产达到了420公斤。

  今年春季大风天气多,100余亩棉花地把李玉红忙得够呛,她也不清楚自己盖了多少次土,手磨破了多少次。“大部分活都自己干,实在干不完才雇人,今年人也不好雇。”李玉红擦着汗水说。

  “你呀,从来都想着别人的难处,自己的难处从不向别人说!”一旁的胡马西·黑孜听到李玉红告诉笔者的话,感激地说。(王保宏)

[责任编辑:王东升 ]